薛紫晶和薛胜男虽然受了不轻的伤影响行动能力

   “我大概记起来一点点了。”薛洋一拍脑门,重重的叹了一句:“真是祸不单行啊!”
 
    他隐约想起来,和自己拼酒的人竟然是苏锐!
 
    现在薛洋真是无比后悔,以后出门的时候一定要提前看一看黄历,如果是不吉利的日子,就坚决闭门不出!
 
    在这种时候撞到苏锐的枪口上面,简直就是流年不利!
 
    “洋少,是谁敢这样冒犯您?”助理的面色也有点不太好看,主子的脸被打了,那么他也会受到牵连。
 
    “何止是冒犯我,简直就是欺负我。”
 
    说着,薛洋不禁感觉到万分委屈。
 
    后面的事情不记得了,他的记忆只能追溯到苏锐逼他喝第一杯酒的时候了。
 
    “洋少,咱们可以找他报复,毕竟这里可是南阳,咱们薛家谁也没怕过。”
 
    事实上,这助理并不太了解情况,薛坦志自然知道这事情是谁干出来的,但是没有任何心情告诉给其他人。
 
    “报复个屁!人家不找上门来就是皆大欢喜了!”对于这件事情,薛洋可谓是没有任何的信心!
 
    看着薛洋垂头丧气的模样,助理不禁觉得有点奇怪,要知道,以往薛洋在南阳可都是可以横着走的主,谁要是不小心踩了他的脚,他都会逼着对方当众跪下来道歉才能罢休,什么时候这样忍气吞声过?
 
    薛洋看了看他,摇了摇头,叹道:“说实话,告诉你,这是我惹不起的人,你也别有其他想法了,他能让我喝几杯酒就放过我,我已经很庆幸了。”
 
    真是难得见到薛洋这么“懂事”的时候。
 
    也是,他的兄弟姐妹们个个重伤,他能够安然无恙,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一件事情了,难道还不值得庆幸吗?
 
    助理陷入了沉默,他已经意识到,把薛洋灌倒的那个人,和把薛紫晶薛胜男送进医院的人肯定是同一个。面对那个人,即便是庞然大物如薛家,竟也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!整个家族的反击甚至连业余水平也达不到!
 
    “给我杯水喝,我嘴里全是苦味。”薛洋有些虚弱的靠在车厢壁上。
 
    助理给薛洋倒了一杯水,结果薛洋才喝了一口,水才刚刚流到胃里,胃部就剧烈的抽搐起来,一股强烈的呕吐感觉便汹涌而来!
 
    薛洋本能的一张口,胃液混合着之前喝进去的那口水,全部喷在了坐在对面的助理身上!
 
    后者看着好端端的西装被喷成了这个恶心模样,连擦一下都没敢,挤出一脸关切的神情,问向薛洋:“洋少,您感觉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我怎么喝点水都要吐呢?”薛洋疑惑的说道:“这都距离昨天晚上过去十几个小时了吧?”
 
    助理这才一拍脑门:“听医生说,您好像是因为一次性喝酒太多,导致胃粘膜严重受损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意思?说人话。”薛洋说道。
 
    “大概就是……吃什么吐什么,这种情况会持续一到两天。”
 
    助理刚说完,薛洋就已经一耳光抽了上去:“麻痹的,吃什么吐什么,那我刚才喝水的时候,你怎么不拦着我?”
 
    助理捂着脸,一脸苦相:“医生只是说吃,我也没想到喝水也会吐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什么破事儿!”
 
    薛洋无奈的拍了拍担架,这才意识到不对!
 
    “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挂个水难道不能在医院里挂吗?”
 
    “我们在回家的路上。”一提到这件事情,助理的脸色就不大好了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能等挂完水再回家?”薛洋追问道。
 
    “因为……我们被人……被人赶出医院来了……”助理偷偷的看了薛洋一眼,然后又连忙低下头去。
 
   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,他还被人用枪指着脑袋顶在墙上,额头上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呢!
 
    “什么?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,敢把少爷我赶出医院?”薛洋勃然大怒,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!
 
    “是……是信义会。”助理心有余悸的说道,他当时毫不怀疑,如果自己坚持不走的话,对方铁定会向自己开枪!那可是信义会的精英战堂!
 
    “信义会?李圣儒?”听到这个名字,薛洋反而没有那么愤怒了:“是的,他们一直站在苏锐的那一边,薛明凯可不就是李圣儒亲自下令打断他手脚的吗?”
 
    “那洋少,这个仇,咱们报不报?”助理问道。
 
    “报,当然要报,这件事情交给你了,你去办吧,记住,要把信义会连根拔起哦。”薛洋嘲讽的说道,然后闭上了眼睛,压根就不想理睬这个没头脑的助理了。
 
    助理听了这话,冷汗涔涔。
 
    当薛洋所乘坐的救护车抵达薛家大院的门前时,发现这里已经停了四辆救护车,正有医护人员把担架从车上面抬下来。
 
    “哎呦,这是救护车集体聚会嘛,看来倒霉的可不止我一个。”
 
    薛洋的心里完全没有半点不爽了,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幸灾乐祸。
 
    “一共四辆车,看样子家里的伤员全都到齐了。”薛洋嘿嘿一笑,准备站起身来:“走,跟本少爷下去探望探望他们,表达一下关切之情。”
 
    他那嘲讽的表情之中,真的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来一丁点关切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等一下,等一下,既然他们都被担架抬着,我也不能例外,来,你们把我抬下去。”
 
    薛洋说着,重又回到担架上躺好,还叮嘱了一句:“记住,把我的挂水瓶子举得高一点,尽量让所有人都看到。”
 
    从这一点看来,薛洋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笨,至少扮猪吃老虎这一招已经学了个雏形。
 
    说完,薛洋又回到了之前虚弱的模样。
 
    “来,再给我一口水喝。”薛洋眼珠一转。
 
    “可是,洋少,您喝水也会吐的。”
 
    “要的就是吐,少废话,快拿过来。”
 
    薛洋这么要求了,那么助理便不敢怠慢,只能听令。
 
    薛洋喝了一口水,却没有咽下去,只是含在口中。
 
    而此时,那四个担架已经被抬下来了,高伴虎、薛紫晶、薛胜男、薛明凯,每一个人的伤势都不尽相同。
 
    这里面,高伴虎和薛明凯的伤势最重,伤筋动骨,而薛紫晶和薛胜男虽然受了不轻的伤,容貌受损,但是却并不影响行动能力,只是这两个女人竟也直挺挺的躺在担架上,目光皆是无神的望着天空,并不愿意主动下来走回家。
 
    对此,那些医护人员也没有任何的办法,只能把这些祖宗们小心翼翼的抬着。
 
    薛家门口已经站了一堆人,见到家里的伤员归来,呼啦一下全围上去了。
 
    救护车司机在那里纠结了一会儿,还是走上前来,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请问几位,这救护车的出车钱谁能给结了?每辆车来回一趟是三百,五辆车一共一千五百块。”
 
 第925章 绝代风华
 
    现在的救护车都是要出车费用的,很多医院甚至把救护车业务分给了私人的车队来承包。
 
    这五辆车也是医院外包的车辆,由于医院在信义会战堂的威逼之下,只能派救护车把薛家的几个人给送回来,可是,送回来倒是没什么问题,救护车的出车费用谁给结了?这可是私人承包的,医院当然不在意了。
 
    实际上这每辆救护车的出车费用是两百块,司机之所以多说成了三百,是想要多赚五百块钱,中饱私囊。反正他看这户人家的院子超大,明显是个豪门大户,想必应该不会在意这点小钱的。
 
    可是,这位司机并没有想到,这个家族的确是很大,但是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。他这么一问,完全是把仇恨全部拉到自己身上来了。
 
    救护车司机看到一堆人都冷冷的看着他,不禁不爽的说道:“喂,你们谁是管事的?我说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,我就是收个车费,你们不会是想要欠钱不给吧?”
 
    “你是找死吗?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竟然还敢来要出车费?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?”这个时候,一个薛家子弟开始怒声喊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