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树林娱乐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_红树林娱乐官网

这一幕别说李自,就是杨庆还有金水桥南边的百

 
    刚刚献了通州的户部左侍郎,后来的咱大清太子太保兼太子太傅,而且给麻哥当过老师的党崇雅上前说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,陛下,这就是你的大臣!”
 
    李自成突然对崇祯说道。
 
    “哼,是你的大臣!”
 
    崇祯冷笑道。
 
    李自成笑着做了个请继续你的表演的动作,然后端起茶杯,坐在他的太师椅上继续看戏。
 
    “党卿,未曾想卿如此忠心,只是何为天谴惩之?是毒酒还是白绫?帝王自有死法,你倒是替朕考虑得周全,卿以户部左侍郎督饷通州,统辖通州所有兵马为京师近卫,不知卿可曾有一兵救京师之危?”
 
    崇祯对党崇雅说道。
 
    “没有,他倒是派人前出五里迎接我的大军了!”
 
    李自成说道。
 
    “臣亦顺应天命而已。”
 
    党崇雅谦卑地对李自成说道。
 
    “天命,朕这才知道这真是一个好东西啊,只要你们想降敌时候,只需要一句对方是天命所归就行,无论对方是何人,流寇也罢,鞑虏也罢,统统都不是问题,一句其为天命所归尔等就顺应天命了,而后投降得大义凛然了,这就是尔等读圣贤书读出的结果?是不是建奴拿下这北京城,尔等亦喊着天命所归跪拜在这承天门前?”
 
    崇祯说道。
 
    “昏君,你有何颜面在此大言不惭?”
 
    又一个恼羞成怒的大臣站出来。
 
    “左卿欲何言?”
 
    崇祯冷笑道。
 
    “使大明至此者,难道尽皆群臣之过,陛下无失耶?陛下朝令夕改,十七年换数十首辅,各部尚书,各地督臣长久者不过逾年短则数月,使者奔走道路,前者接旨罢免之诏已下,眼前诸公何人不是年內新任?陛下责魏藻德,而魏藻徳任首辅未两月,前任陈演亦不过当政数月,再前者周延儒去年十二月才被赐自尽,朝政混乱至此,欲使群臣尽职如何可得,若以过论之,陛下才是大明至此的罪首,不知陛下将如何面对太祖!”
 
    兵部右侍郎左懋泰说道。
 
    “对,陛下自毁天下,又岂能独责群臣!”
 
    几个大臣立刻附和。
 
    斗就斗,谁怕谁,以前不敢难道现在还不敢?谁还把你个亡国之君当回事呀!
 
    “朕朝令夕改也被尔等逼得,尔等食君之禄,又有何人为君分忧,寇薄近郊,朕召诸卿问御寇之策,尔等何人发一言?治国尔等无能,御寇尔等无计,尔等如此,难道朕不能换人?”
 
    崇祯恶狠狠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臣等无能?臣等之策,陛下何曾听之!”
 
    一名大臣说道。
 
    “尔有过何策?教朕加赋吗?”
 
    崇祯反问。
 
    “臣……”
 
    后者结舌。
 
    “臣难道未劝陛下幸南京?”
 
    另一名大臣说道。
 
    “朕集群臣廷议之时,尔为何又闭嘴不言?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这是狗咬狗吗?”
 
    李自成茶也不喝了,愕然地看着崇祯舌战群臣。
 
    话说这样的场面的确很稀罕。
 
    而且双方很快就吵出了激情,开始互相揭老底,他们君臣其实互相都一肚子怒火,之前一个君一个臣的确没法互相倾诉,现在一个成了亡国之君,一个急于向新君表现自己的忠诚,那完全撕破脸皮了,以前碍于身份不好说和不敢说的这时候全抖出来,也算是来个最后疯狂。尤其群臣又被崇祯怂恿李自成抄家逼得可以说同仇敌忾,对这个昏君那是相当切齿,一群都是耍嘴皮子能手的大臣纷纷上阵揭崇祯老底,甚至就连当年圆嘟嘟的事情都翻出来。崇祯虽然势单力孤,但国破家亡的怒火支撑下恍如张仪附体般毫不示弱,而且还有王承恩在旁边帮忙,同样不断揭这些大臣老底,就连他们一些私人的东西都被扯出来,这些东西王承恩掌握得可不少。
 
    君臣就这样一个城头一个城下狂喷口水。
 
    这一幕别说李自成,就是杨庆还有金水桥南边的百姓,城墙上的顺军士兵都看得瞠目结舌,可以说帝王威严和衣冠风度统统丧尽。
 
    “陛下,您就不做点什么?”
 
    杨庆溜到李自成身旁低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怕我食言?”
 
    李自成看着猴戏说道。
 
    “陛下岂是食言之人,只是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呀,他们这是十几年积怨了,估计吵到天黑也有可能。”
 
    杨庆说道。
 
    他还真就不放心。
 
    李自成只是口头答应,这种事情随时都能反悔,所以他提醒李自成是不是该站出来告诉群臣和百姓,正式放崇祯去南京了。